花样滑冰与音乐:从无声冰雪竞技,到东西乐章和鸣

扫码阅读手机版

来源: 光明网 作者: 编辑:靳永锋 2022-02-11 13:17:49

内容提要:青峰叠嶂,浮云绿水。伴随着《功夫钢琴》的东方韵律,中国选手王诗玥、柳鑫宇身着“青山绿水”,在7日举行的花样滑冰团体赛冰舞自由舞比赛中,尽显中国式冰雪浪漫。

青峰叠嶂,浮云绿水。伴随着《功夫钢琴》的东方韵律,中国选手王诗玥、柳鑫宇身着“青山绿水”,在7日举行的花样滑冰团体赛冰舞自由舞比赛中,尽显中国式冰雪浪漫。

无独有偶,本届冬奥会赛场上,“世界能听懂”的中国风音乐成为许多花样滑冰选手的心仪之选,金博洋再次演绎《卧虎藏龙》的刀光剑影,彭程、金杨用呈现冰上《夜宴》……中华文化被全球瞩目的同时,花样滑冰中的音乐之美也再度受到关注。

音乐,被视为花滑节目内容的“灵魂”。选手们往往会依据自己的技术优势、形象特色、艺术风格等,选择合适的表演曲目,并以此为考量基础,确定比赛服饰和动作编排。在花样滑冰项目中,与音乐的契合度、对音乐的诠释与表达,都是关系到最终呈现效果的关键所在。

有趣的是,花样滑冰最初是“无声”的竞技项目。直到1860年,美国花样滑冰爱好者汉斯·杰克逊首次将花样滑冰技巧动作与优美的华尔兹舞曲相结合,实现了新的突破。

随着花样滑冰加入奥林匹克大家庭,音乐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也越来越重要。

1932年,美国普莱西德湖冬奥会上,一支管弦乐队走上冰场,循环演奏同一首乐曲,为所有选手伴奏。在此后的几十年中,选手们逐渐获得了更大的音乐选择权,但仅限于不带歌词的纯音乐。

从那时起,古典乐就一直是花滑运动员们钟爱的曲目类别,例如柴可夫斯基《天鹅湖》、拉赫玛尼诺夫《第二钢琴协奏曲》、肖邦《G小调第一叙事曲》、贝多芬《月光奏鸣曲》等。其中,由法国作曲家比才创作的《卡门》堪称最热门的花样滑冰配乐,在女单、男单、双人滑、冰舞等项目中多次被选用。

回望冬奥记忆,中国花样滑冰首金也与古典音乐密不可分。

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上,一曲来自阿尔比诺尼的《G小调柔板》舒缓奏响,中国花样滑冰双人滑组合申雪/赵宏博在冰面上轻盈起舞,单跳、托举、四转、抛跳……两人整套自由滑表现几近完美,凭借总分216.57的出色成绩获得冠军,这是中国冬奥征程中第一枚花样滑冰金牌,也是21届冬奥会中第一枚被非欧洲选手摘得的双人滑金牌。

2014年,花滑配乐正式解禁人声,日益多元化的曲目现身花样滑冰的赛场。其中,音乐剧选段凭借戏剧性的歌词、耳熟能详的音律以及极具表演张力的剧情,在花样滑冰配乐中的地位愈加凸显。音乐剧《歌剧魅影》《悲惨世界》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《红磨坊》《狮子王》等,都是花滑的热门选曲。根据音乐剧爱好者统计,包含中国选手朱易在团体赛女单短节目比赛中演绎的《日落大道》在内,本届冬奥会花滑项目将出现超过10首音乐剧曲目。

回溯历史,花样滑冰世界大赛的领奖台曾经长期被欧美选手垄断,为了让作品被更多裁判与观众理解、引发共鸣,当时的花样滑冰选手们也更青睐选用欧美音乐。近年来,融入东方元素的音乐也被越来越多的中国选手、华裔选手带上花样滑冰的国际赛场。

从1998年长野冬奥会,中国名将陈露动情演绎经典旋律《梁祝》,到2022年北京冬奥会,中国风元素与冰雪运动的激情与活力完美结合,在花样滑冰的赛场上,奏响了东西方和鸣的乐章,也见证着中华文化内涵与奥林匹克精神“美美与共”的交融。

下载津云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

推荐新闻

关于北方网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律师 | 设为首页 | 关于小狼 |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2-23602087 | 举报邮箱:jubao@staff.enorth.cn | 举报平台

Copyright (C) 2000-2021 Enorth.com.cn,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.,LTD.All rights reserved
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